大奖娱乐官网_大奖娱乐平台官网登录-欢迎来到大奖娱乐官网

12月 6 2016

所谓他对她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豪华休息室里。

“你是处女吗?”英俊的男人面无表情,语气却似极力压抑着什么情绪一样。

“什么?”李明静吓了一跳,怎么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是这句话?!

十九岁的李明静有一张很甜美的脸,总是像笑一样的眸子干净的像是装得下这个世界的天真。

她极度不能自信的看了看周围,肯定了一下,自己没有穿越,这里的确是招聘室。对方是公司年青的高层,而自己是来求职的一个小小工读生!

“是吗?”男人黑眸森森,盯着李明静,像盯着一只小白兔一样,语气极为高傲地逼问着。

李明静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处女和她要来求职之间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但看着男人表情眼色都很冷静,好像这是一个正常的程序一样,才不得不红着脸,迅速的点了一下头。

果然是大公司,要求可真严格!

招个临时的工读生还必须的要是处女才行!

“把衣服脱了?”男人微微靠在椅背上,优雅的薄唇里吐出更加可怕的句子。

“啊!?”李明静不蛋定了,求职就求职,为什么还要脱衣服撒!

明明对面这个男人长得如此的优雅高贵,一身高级手工西装。

“你来应聘,我自然是要验货。”男人淡淡地回答。

李明静站了起来,瞪着对方,生气地道:“有没有人说你是一个禽兽?”

这世界上也没有这么贱的女孩子吧!为了工读生这种工作去献身呢!

“很多人。”男人耸耸肩膀,仍有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李明静奇怪的道:“难道别人这样骂你,你都不生气?”

男人淡定地道:“唔!我把这看做你对我的兽性的引诱!”

“厚!”李明静觉得自己来就是多余的。在这种公司和这种变态,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站起来,对着男人道:“我想我不适合贵公司的要求,我可以离开了吗?”

“不行!”男人的黑眸里微微的流露出一丝霸道。

“你是什么意思?”

“引诱我之后想走开可不是这么一件容易的事?!”男人仍是淡淡的。

李明静觉得男人的眼睛里冒出兽性的绿光,本能的就想逃走。

结果,手指才搭上门把,整个身体就被大力的扭转开了……

男人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清新的香味,大概是洗发水的味道吧,淡淡的,带着一种雄性的魅力。

李明静觉得自己的神经一定是错乱了,才会在这样的时候还能有这样的感觉。

头被迫抬起,男人英俊的脸在眼前慢慢放大……

修长的眉,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梁,还有性感而红润的唇……

唇?

啊……这是……

李明静被压上唇瓣两片柔软的触感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她居然在这时候欣赏美男?

不……不要……

她的确喜欢美男,还曾幻想过被美男亲吻的滋味。

可是,她只是想想而已,再说刚第一次见面,能不能一步一步来啊!

李明静想要推开男人坚实的身躯,但显然,她的反抗只会换来更紧固的束缚。

男人将她紧紧的挤靠在门上,大力的禁锢让李明静无路可逃。

原来吻是这么甜美的滋味啊!

李明静的神智渐渐变的模糊,忽略了时间,忽略了地点,甚至忽略了正在发生的事。

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香甜可口,与她的亲密接触就像是无数道电流轻而柔,柔而软的挠着他的心。

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手巧妙的避开衣服的禁制,抚上她胸前的柔软。

李明静突然睁开双眼,怒瞪着男人。

太过分了,他太过分了,怎么可以……

李明静拼力将伸进衣服里的那只大手拖拽出来,正打算甩他一巴掌时,双手连带整个身体都脱离了地面。

男人将她带入隔壁一间豪华的休息室!

这里,装修优雅而洁净。

男人将李明静摔进宽大的沙发里。

虽然沙发很柔软,但被恐惧包裹着的李明静还是不自觉的支撑起了身子。

却正好迎上男人压下的身体。

男人的动作变的粗鲁,漂亮的黑眸有些浑浊,似压抑了许久的兽性正待发泄。

李明静有些害怕,女孩子的天性里,她觉得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她本能的想要退,想要逃。

但沙发与男人将李明静纤弱的身体包裹在里面,不给她丝毫逃脱的机会。

底裤从裙底直接被拉离,李明静惊恐的扭动着身体,像要作最后的挣扎。

她承认,被这个男人亲吻的感觉很好,但是,还没到这种离奇的程度。

毕竟两个人还不熟好不好。什么都要有个过程,不是吗?

不对不对,就算很熟也不行啊!这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才可以做的事!

李明静感觉到自己都有点神经错乱了。

李明静的挣扎,让男人更加兴奋。

不知道是私密的地方被异物侵入所带来的异样感觉,还是男人凌历的黑眸和上位者的威压让纯洁的李明静害怕的失去了抵抗的力气。

男人伸出手指看了看,似乎很满意的弯起了嘴角。

神情中分明包裹着一种压抑,浑浊的眸色下却依然保持着优雅姿态。

他看着沙发里瘫软的娇躯,带着无限惧意,颤抖着美好的身体,乖巧的犹如一只小猫般静待着他的宠爱。

褪去领带、衬衫、裤子,以及……

李明静迷离的神智稍有清醒,就看到欺近的男人光裸而坚实的身体,还有那身下的……

无比可怕的……巨大的……

“啊!……唔……”

从未见过男性身体的李明静,惊得大喊出声,却在下一秒被封住了唇。

似要将她口腔里的空气吸尽榨干一般啃咬着,允吸着。

李明静极力反抗着,在吻与吻之间求叫:“不要啊,先生,不要啊,我不要啊,我和你说,我不要啊,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

李明静用力的抵抗着,她的力气并不小,但男人显然很擅长搏击,将她所有的动作都压制住,在他的双手下,她的反抗毫无作用……

“不要啊,不要啊……先生……你怎么了?”

男人在有一个瞬间停了下来,看着她……

黑色的眸,暗如无边夜色……深深的,凝视着……

那是何等奇怪的眸光,炽热而痛苦……

好像现在受到强迫的不是她,而是他……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可怕的痕迹,好像想尽力的平息自己的情绪……

李明静的衣服早被扯开,光裸的身子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滑滑的触感遍布全身。

这是何样的感觉,男人看起来非常的英俊,对于挑情手法也十分高明……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并不像一个普通的强暴犯一样,他好象有什么特别痛苦特别的……

男人的手,轻轻的抚过李明静的唇……

他的眼睛很美……

四眸相对……

李明静克制着不让自己沉迷。

但男人身上清新的香气却渐渐吞噬了她的神智。

时间好奇怪,又快又慢……

似乎过了好久,也许就只有一瞬间……

男人似乎终于下了决定,微微一闭黑眸,用力的压下身体……狠狠的侵犯了她!

“啊……”

当纯洁的少女的身体被彻底撕裂时,李明静紧紧的咬着唇,倔强的眼泪终于冲出了眼眶。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

心里一遍遍催眠着自己,李明静只希望噩梦快点醒来。

“别怕!”轻轻的一声,像是最最优美的催眠曲,带着热气在耳边响起。

李明静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慑人的双眸深深的锁着她的,她在那有些浑浊却依然明亮的黑色双眸中沉迷。

轻轻的吻,一点一点落在她的额、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

似在舔尝着世间美味一般细细品味。

李明静紧绷着的身子渐渐放松。

而他也慢慢动了起来。

痛……

身下的痛感再次传来时却夹杂着某种从未体验过的奇怪的感觉。

痛似乎又并不是完全的痛着!

“唔……哈……”男人闭上黑眸,微微仰头,表情沉迷!

李明静哭泣着,睁着眼睛看着男人,愤恨的,痛苦的,奇怪的……

运动在继续着……

哭泣也在……

李明静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休息室内,依然优雅洁净。

但此刻却似蒙上了一层轻纱,一层粉红色诱人的轻纱。

喘息着,呻吟着……

伴随着几近狂野的律动……

一曲优美的爱的交响乐,在这里一遍又一遍的试炼。

无须听众,只有他们自己沉迷其中,感受着那飘入云端的极致快感。

李明静醒来时,外面已有了夜色。

当她发现自己正光裸着身体躺在男人的怀里时,静静的看了男人足有十秒钟。

掐掐手臂!疼!

这……这是……真的?

一脚踹出去,正要起身,却发现那一脚已经使了全身的力气。

沙发虽然宽大,但包裹了两个人已经是最大极限。

睡梦中的男人突然脱离了沙发的轨迹,落在地上。

该死的,他居然会跟她就这样睡在这里。

年青英俊有钱的他从不缺少女伴,但只局限于泄欲,完了事,他是不允许女人睡在他的身边的。

而现在,他居然就这么与她挤在沙发里睡着了。

还被这该死的女人踹了下来。

起身,正要发作时。

见那小人儿,慌乱的抓着衣服遮挡着身体,双腿紧紧的蜷贴在胸前,像受了惊吓的小猫。

但那黑亮的眼中却满是坚毅,还带着几许愤怒。

男人突然来了兴致,凑了上去。

“啪……”李明静抬起手臂想要甩他一耳光,但可怜的她似乎只能意动,却无法手述。

举起的纤手被男人牢牢的握住,身前的衣服在动作时落了一片。

唔……雪白的肌肤本来就没有遮挡多少,现在更是多半露在男人的眼前。

男人只觉一道电流直窜心底,小腹一阵酥痒,原始的野性竟在看到她衣服滑落,露出肩头时滋生博大。

呼……

深呼一口气,男人毫不犹豫的又一次栖身而上。

将李明静又一次埋入身下。

侵入、律动……

在极致的快感中宣泄,在不断的宣泄中体验极致快感……

一遍、一遍、一遍……

男人对她上瘾,总觉得还不够是那么美味,从未有过的极致,让他沉迷,让他陶醉。

“留在我身边……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李明静昏睡前隐约听到这句话。

呵,留在你身边,留在你这个神经的强抱者的身边,我不是疯了啊!!

或许是潜意识在告诉她要逃离吧!

李明静再次醒来时,男人还没醒,毕竟二个人之间运动了好几次,太剧烈了!

男人会辛苦的睡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有了上次的教训,她不敢妄动。

试了试,勉强站起,腰身酸痛的厉害。

李明静抓起衣服,胡乱的穿起,还好,只是掉了扣子。

借着外面的夜色灯光,李明静提着鞋子轻手轻脚的踱步到门前,尽力阻止着开门可能发出的声响。

咔——

无可避免的微响,门开了,沙发里的人动了动。

吓的李明静倒吸一口气,不过,似乎只翻了个身。

李明静一个闪身出来门,放开步子跑了起来。

周身的酸痛已经麻木了。

发生了什么?

仿佛还在梦里……

只是当她冲进夜色时。

步伐变的蹒跚,身子开始发抖,紧咬着嘴唇,却无法阻止眼角大粒的泪,滴滴滑落……

怎么办,怎么办,自己要怎么办?!

幸福,前途,希望,光明和未来,似乎在这瞬间全被扭曲,毁灭!

六年后。

游乐园

“妈咪,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隔壁班的小花也和我一样,有二个妈咪唉,而且她和我一样觉得二个妈咪都好啊,所以我亲了她,呵呵……她是有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哦!”一个天使一般的小男生咪着可爱的胖乎乎的小脸,对着身边的妈咪有点过于大方的笑道。

“哦,那个……”年青的妈咪……李明静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儿子好象太早熟了吧。现在幼儿园唉,他就开始交女朋友了吗?

“不过小花有爹地,我没有!唔……不过小花说爹地喜欢凶人,还是妈咪好,所以有二个妈咪的孩子是很幸福的。因为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我们二个都是很宝很宝的!”小孩子嘟着小嘴,说着宝气可爱的话。

提起爹地,李明静不免又想起了那夜的噩梦,微微有些出神了。

“妈咪,你怎么了?”小人儿见妈妈望着远方,都不跟他说话,有些好奇。

六年前的大难唯一让她庆幸的是,上天给了她一个天使,自从有了儿子悦悦,她觉得一切都不过是附带品,只有儿子是最真实的。

儿子的哭,儿子的笑,儿子的喜欢,儿子的幸福……

这一切,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理!

“妈咪,我们去找菁华妈咪,好不好?”小悦悦一会子就把他的新任女朋友小花忘掉脑后了,立刻拣起另一个话题道。

“好!”李明静温柔的回答。菁华是她的好朋友,死党,她未婚生子后,一直是菁华陪着她扛过这些年,幸福又艰苦的日子的。

显然,悦悦妈咪的这个肯定答案感到很高兴,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咪以外,菁华妈咪对他最好了。给他买好多好吃的,买衣服,还买变形金刚呢!

母子俩坐公车到菁华那里时已经下午五点多了。

因为是周末,菁花的化妆品店里顾客很多。

“菁华妈咪!”悦悦一进店,就找到了菁华的身影。年青活泼的女孩子,活力十足,明艳衣服,笑得似花在盛开……

“哎呦,我的小宝贝,有没有想菁华妈咪啊?”将冲过来的悦悦抱在怀里,菁华捏了捏他红扑扑的小脸蛋,笑着问道。

“菁华妈咪,你都不长记性么,给你说了多少次了,男生的脸蛋不能随便摸,你忘了么?”小悦悦一脸小大人的样微微不悦地哼道。

“呦!是吗?那不摸,就亲一个吧!啪……”菁华说着就在悦悦的脸上香了一口。

“菁华妈咪,你耍赖,我不是小孩子了,再说,女生不可以亲男生的。”悦悦嘟着小嘴,圆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瞪着菁华。

“那我喜欢我们悦悦忍不住想亲亲怎么办?”菁华学着悦悦的样,装出个委屈的样子。

“那……”悦悦挠了挠脑袋,想了想……“那我亲你吧!”说着吧唧在菁华脸上亲了一口。

反正一切都要男生主动就没有问题了!小小年纪,看来还很有大男人主意呢!呵!

悦悦本就是个可人的小宝贝,这一句一句的,清脆的声音,调皮又无辜的样子,惹得店里的顾客也都笑了起来。

李明静看了眼儿子,眼中溢满了幸福,人生得子如此,夫复何求啊!

“小雅,你们几个看着点,我带我们悦悦出去吃饭,你们吃什么,给你们带回来。”菁华大咧咧的对另一位店员交待。

“菁华姐,没事,你们去吧!”几个店员对悦悦也是非常熟悉的,悦悦就像是大家的开心果,只要有他的地方,总能让大家放松起来。所以大家都是很愿意帮这个小忙的。

三个人到了一家川菜馆,小地方,菜色丰富,口味也好,最重要是便宜上菜又快,正好在菁华化妆品店的对面,也是她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最近怎样了,你们公司?”菁华将一粒虾剥了皮放进悦悦的碗里。

“就那样呗,要被收购了。”李明静有些烦了。这工作待遇不错的,也不会特别忙,最重要是没有一个色色的,爱占女人便宜的老板,工资也还不错,能维持她和悦悦质量还不算差的生活,至少教育方面的资金是不用担心的。如果丢了工作再找,不一定能找到这样好的了。

“那,知道是哪家公司收购吗?应该不至于员工全换吧!”菁华皱眉道。

“应该不会的。”李明静笑着安慰对方,其实她也挺担心的,她在M公司已经待了两年多了,她一个单身母亲能从行政部的一个小职员到现在的总裁助理,一步步爬上来,步步艰苦,确实不容易。

M公司突然被收购,直接管理人肯定会委派过来,总裁是第一个被换掉的人。而她,有可能会是第二个吧!

想到又要重新开始找工作,看一眼正在埋头剥虾的小悦悦,李明静只觉得悦悦跟着她受苦,实在不该。

悦悦很爱吃虾,而且很喜欢剥虾,但条件限制,她只能隔一小断时间才买一次。悦悦很懂事,从来不像其他孩子那样吵闹着非要什么。

“妈咪,你要好好工作哦!我想我妈咪这样好,所以,新领导会很喜欢妈咪的。”分明还在专注于剥了一半虾皮的虾,悦悦却突然说了神来一句。

这话里的大人味道让李明静与菁华都楞了,不过也就两秒的工夫,却都笑了。

悦悦真是个宝,一心二用,两不耽误。还一派未卜先知的样子,实在让人不喜欢都难啊。

周一到公司时,李明静感觉气氛有点不对。

距离上班还有一刻钟,到公司的也就平时来早的那几个人。

但比起平时,今日的办公室感觉空旷了许多。

是知道要离开的缘故吧!

拿起桌上自己与悦悦的合影,李明静摸了摸照片上小悦悦红扑扑的小脸蛋,想起悦悦对菁华说的话,不仅露出了笑脸。

将办公桌上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李明静开启电脑,准备开始工作。

呼……李明静翻开记事本,看了看今天的工作流程,不免有些分心的想,与N公司的那个合约进展的还算可以,但没有最后敲定,不知道被收购后,那个项目会不会继续?

不管怎么样,李明静要将与N公司洽谈的相关资料整理出来,随时备用!

怦怦怦……正在忙时,有人敲门。

“李秘书,老总请你去三楼的大会议室开会!”

李明静怔忡了一下,周一一大早开员工大会?这倒是新鲜,不应该是高层先开,然后一级级传达会议精神吗?就算开员工大会,也不该是这个时候吧!

不过,最近公司本来就不正常,也只能用不正常的思维来理解了。

李明静是总裁秘书,有独立的办公室,虽然不大,但环境还可以。

所谓的员工大会原来是通过办公室的电视传达的,李明静的小办公室里没有闭路电视,所以才需要在大办公室里听。

会议的内容,主要是M公司被萧氏集团收购,新任总裁由萧氏集团总裁萧斩腾总裁暂代。员工去留自己决定,如果有另谋发展的,今日内在人事部报备。其余员工,会按个人能力及职责重新调配。

回到办公室,李明静暗暗松了口气,既然这么说了,最多换个岗位,薪资不知道会不会变,但起码不用担心去找工作了。

坐在座位上,看了看照片上悦悦的笑脸,李明静拿起相框,放进了包里。

或许会被调去其他部门,还是先做准备的好。

叮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李明静下意识的看了一下电话号码,居然是从总裁室打过来的的,往常这个时候,她们家的总裁不是还没到吗?

“李秘书,过来一趟。”一个陌生的微微带着些磁性的男音通过话筒传过来,不等她说什么,就已经挂断。

可以想象声音的主人一定是一个果断不爱浪费时间的人。

不过,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好像在那里听过……

李明静一时有些想不起来了!

怦怦……

李明静在敲总裁办公室的门时,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怎么会紧张呢?

面对工作,这还是从未有过的现象。

“请进!”又是那个动听的男性富有磁力的声音。

“总裁,您找我……”李明静进了办公室,话还没说话,就愣了。

巨大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年青的男性。素净的浅褐色西服外套,一望便知出自名家之手,里面是米白棉麻衬衫,襟前随意开着几粒扣子,露出性感肌肉……坐姿笔挺,身材高大出众,胸膛可窥见的那片健康的浅蜜色皮肤惹人遐想,仆面而来的强烈的男性魅力和浑身浪荡的野性却似活生生的,稍不掩饰便呼之欲出,能激起都会男女潜意识里被动而色一情的欲望。

其实刚刚接电话时,她已经猜到了,今日总裁办公室怕是已经换人了。

可是她没想到,居然,居然是他……

原来他就叫萧斩腾?

呵,真是搞笑,到了今时今日,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的爸爸姓萧,名字叫萧、斩、腾。

……

   李明静会跟萧斩腾相认吗?他们会在一起吗?

摘自【香网小说】!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有等不及更新的朋友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全文”先睹为快!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