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奖娱乐官网_大奖娱乐平台官网登录-欢迎来到大奖娱乐官网

12月 7 2016

松江地铁9号线二三事


9号线是松江通往上海市区的大动脉,特别是对于上班族来说,每天早出晚归全靠它,可以说跟它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战斗友谊”。9号线就这么每天迎来送往,看似单调重复,却总会有说不完的故事发生。下面摘录几段9号线地铁族之二三事,或许能借此窥见那么一点点众生相。

首先这段是小编看到的一条微博,很温情,放在最前面分享给大家。

微博网友@防臭地漏老尹 说:一大早坐9号线赶往松江办事,看见几个年轻的IT男随着地铁的摇晃在轻睡,在大城市年轻人真的不容易,真的是累了补觉,身体还可以的老年人就先不要打扰他们吧,让他多眯会。

好,情怀卖完了,下面正式开启地铁囧事吐槽,来自网络红人”在下杨舒惠”:

没想到微博粉丝31万的杨舒惠竟然也住在松江,还写了一首《卜算子·天天乘地铁》:“我住松江头,君在徐汇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只好乘地铁。工资几时发,我就何时搬。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加班费。(注释:”君”指代我就职的公司)”

可能有些小伙伴还不知道杨舒惠是谁,那么papi酱大家应该听过吧(就是”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的时下最红的自媒体人,被松江的丽人丽妆以2200万买下其广告处女秀的那位 传送门)而杨舒惠在视频创作方面也很有才华,现在已经被papi酱签下来了,杨的视频作品也会在papi酱的公众号上推送。

关于9号线囧事,该吐槽的视频里面差不多都已经到位了。下面这个故事(做好心理准备,故事有点长…)却更是脑洞打开——来自公众号”松江故事”邓劫狱的原创:

《9号线,用钱买座的日子》

手机里密密麻麻的微信群,就如女人衣橱里的衣服。多是不看的,却也不轻易删掉。幻想有一天,还有彼此召唤的机会。

这个雨季刚开始的一天早上,我拎着一把湿淋淋的雨伞,睡眼惺忪地等地铁,拥挤的人群一如既往得另人绝望。手机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投票工具,是选择当下肉身所在的场景,还是选择另一个非凡世界。我如多数人一样,下意识地投了神圣一票——掏手机。

不知哪天被朋友拉进去的一个社区微信群(和大部分群一样也可叫微商统治群),有条消息忽然闪了一下狗眼。

『早高峰6至9点赶地铁的亲,如果您站得腿酸,挤得累觉不爱,我可以帮您从起点占座,到了松江大学城地铁站座位转给您。有意者加微信,对了,咱实行打赏制,额度随娘娘心意』

我去!你大爷的黄牛都搞到地铁上来了……还O2O呢!还打赏呢!商业模式够走心的呢哈。

于是,我加了这个叫Jim的家伙,准备检验一下他的O2O商业模式,然后打赏一毛钱羞辱一下这个死黄牛。

“黄先生,6点20左右的座位还有吗?”

“我不姓黄。你可以叫我Jim,或者阿牛。6点30的档期还有,其他没了。”

“好吧,想不到生意挺火,看来早餐要路上吃了,想优雅地吃个早餐都那么难。”

“前进方向第一节车厢,进门右手第一个找我。不见也散”

不见也散……奥。可不是嘛。

第二天早上。松江大学城地铁站。

6点半,半只脚踏上去又缩了回来。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线淡蓝色罐头箱呼啸而去,仿佛远处除了面包,还真有梦想。让你们神气,老娘等一班还有座位呢!那个小子应该不会骗我吧。

这时,一条消息弹出,“马上到!”

待列车刚一停稳,我马上紧随众人进去,还未愣过神来,一个沉稳的声音碰了我一下,“这里!”他一起身,我也恢复了平时抢座的机敏,紧随落座。那身影留下一束卷着的白纸,未待我细辨其面容,白衬衫已匆忙下车。车门在滴滴声中关闭。

什么鬼?

疑问中打开这白纸,里面赫然一白色郁金香……卖座就卖座!还能不能安分守己做生意了!看在地铁上没有垃圾桶的份上,权且收下吧。

这郁金香与整个车厢的气氛格格不入,与一旁的韭菜馅包子仿佛隔着十二条9号线。前段时间去西安出差,隔着一座普通公园的围墙看到里面一地铺开的这种花,着实沉醉了一下……朋友圈的大数据挖掘做好了,用户体验还真是好做呢。

就这样一个普通座位和一朵白色小花,竟让近一个小时的上班路用时髦话说有了”颠覆式”的体验。我终于有时间眯一会,补补觉。睁开眼再想想今天的工作,如果那个打着喷嚏还能用上海方言扫射我的客户再来电话的话,我是用巴黎远郊法语还是用铁岭莲花村方言回复他呢。

待下车要把那白纸扔到垃圾桶时,才注意到上面印有一个二维码,二维码下面手写两个小字『也可』。WHAT?啥毛球?

扫一下,是他的支付宝账号!怪不得是『也可』!支付提醒到位。是的,我还没『打赏』呢,不过一毛钱还真是甩不出手啊……

古人言,“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诚不我欺!自此,我和群里的一群娘娘们被这位白衬衫同学的O2O给圈进去了,得享松江到上海的头等舱(估计那些爷们怕被嘲笑吧,其实心里想得要命,没见他们抢座时的凶猛吗)。这个本来用于交换闲置物品的社区群,也由此热闹繁华起来,每天话题不断,我和一位邻居姐妹偶尔也会一起出发,路上换着坐,聊聊天,八卦盈余溢出。

而松江这座边远小城,仿佛由此也显得近了不少。其中,只遇到一个伦理大难题,遇到那些老人站我面前,我TM的是让呢,还是不让呢?合上Jim牛提供的书,睡会再说吧……

后来,我们都没想到这个夏天会这样早地到来,也没有想到它会如此闷热潮湿。6月末的一天,我问Jim牛,佘山有个朋友想购买他的占座服务,价格好商量。他好半天没有回我消息。傍晚时,他忽然回复说,有时间欢迎来我的小店坐坐。

他那小店位于附近一所大学后门的弄堂里,不是太好找。进去以后,竟然一眼看不出是卖什么的。一墙书,半新半旧。一墙花架,凌乱不堪,也没有常见的玫瑰。还有一张破门板放在两个油漆大桶上搭起来的工作台。这小店,仿佛也曾经历过那种小资而精致的青春。

Jim牛开门见山,说他快要离开松江了,问我是否愿意接收他那一架书,因为他认识的附近人里可能就看我像是愿意接收的样子。

什么?凭什么是我?我既没有钱买这么多书,也没多余的房间,说不定哪天就被房东赶走了。

见我面露难色,他忙补充道,这些书不是卖,是请你收容它们。那套《史记》我还没看完,请你帮我留着,我从南海回来时会尽快过来取。其他的书,你喜欢看的可以留着,不喜欢的自行处置也可,不过不用告诉我。

行吧,家里缺俩凳子,用绳子捆捆倒是可用。但是,你得告诉我,你这小店的来历,还有你的卖座服务。

听完他的三言两语,我明白了一个大概。而我宁愿没有听到这个老套的故事。

这小店,是他前任毕业后开的。经过一年的经营,虽然喜爱小店的粉丝也不少,但迟迟没多少盈利。后来,前任去市区上班,他延续小店。因路远辛苦,他有时早晨起来帮她去占座。今年春节,前任搬到了佘山的HOUSE,就没有回来。他一人支撑这半年后,也决意就此罢手……

回来的路上,我不知不觉走过小区,走上地铁站边的那座天桥发呆。下班的人群汹涌而来,滔滔不绝。想到『松江故事』的那句话:

坐上地铁九号线,你向谁而来?

坐上地铁九号线,你离谁而去?

明天上班,站着无聊,也可,翻翻那套《史记》吧。哪天被主人取走了就看不到了。

作者:邓劫狱 | 来源于公众号”松江故事”

人生就像9号线,

彼此都是对方眼中的过客…

— END —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